移动版

宁波东力及年富供应链相关方收逾400万预罚单 投资者索赔报名全面展开

发布时间:2020-07-15 15:03    来源媒体: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宁波东力(002164)及年富供应链相关方收逾400万预罚单 投资者索赔报名全面展开

重组并购遇上“老千”前后被骗近数十亿元,作为被害单位的上市公司能否免责?在证监会调查近两年后,宁波东力的信披违法违规案终于有了说法。

继2018年8月24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被立案调查后,宁波东力于2020年7月14日晚发布公告,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宁波东力并购标的年富供应链虚增营业收入、利润,虚增应收款项,隐瞒关联关系及关联交易,向宁波东力提供了含虚假信息的财务报表,导致宁波东力在重组过程中披露的年富供应链审计报告及财务报表、《交易报告书》存在虚假记载,随后披露的2017年报、2018年一季报存在虚假记载,2017年报存在重大遗漏。

针对重组阶段年富供应链的信披违法行为,证监会依法拟决定:责令年富供应链改正给予警告,并处60万元罚款;对年富供应链时任董事长李文国、时任总经理杨战武、时任财务总监刘斌给予警告,并分处30万元罚款;对时任年富供应链业务相关人士给予警告并分处20万元罚款。针对重组完成后宁波东力的信披违法行为,证监会拟决定责令宁波东力改正给予警告,并处30万元罚款;对李文国、杨战武、刘斌给予警告并分处30万元罚款;对徐梓栋、秦理、林文胜给予警告并分处20万元罚款;对宁波东力时任董事长宋济隆等5人给予警告并分处3万元罚款。

根据记者统计,前述各项拟罚款合计达到405万元。此外,证监会同时拟决定:对李文国等人釆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徐梓栋等人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整体来看,年富供应链的造假数额不可谓不大。根据告知书揭示,2014年7月至2018年3月,年富供应链通过虚增出口代理服务费收入和利润、虚增境外代采业务收入和利润的方式,虚增营业收入34.82亿元,相应虚增营业利润4.36亿元。2014年、2015年、2016年1至9月,年富供应链财务报表虚增利润占到当期其披露营业利润的比例分别为84.50%、71.96%和75.64%;2017年和2018年一季度,年富供应链分别虚增收入10.70亿元、11.98亿元,虚增营业利润1.01亿元、6359.16万元,分别占宁波东力当期披露营业利润的56.54%、108.72%。

毒药别当补药吃。宁波东力2018年年报资产减值38.09亿元,主要系对年富供应链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23.6亿元,对年富供应链应收款计提坏账准备13.86亿元等导致,当年净利润巨亏28.01亿元,同比减少1857.90%。此外,2019年,公司净利润2186.08万元,仅及2017年净利润1.59亿元的13.75%,今年一季度又报亏损566.54万元,每股净资产已从2017年末的4.89元锐减至0.86元。公司股价也从2015年牛市顶峰的20.57元最低跌至2018年10月的2.41元,创2007年上市以来新低,市值缩水逾百亿元,数万持股者深度套牢。

从过往经历来看,处罚告知书的下达,也预示着最终处罚决定书的落地已为期不远。这也往往预示着投资者索赔行动的启幕。

多名证券律师都对记者确认,符合索赔条件的宁波东力受损投资者,可向相关律师团队报名参加索赔。

上海市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资深证券索赔律师吴立骏是可以委托索赔的资深律师之一。吴立骏对记者分析认为,本案中李文国、杨战武、刘斌等人,依法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宁波东力虽为受害单位,但仍需对公司并购的资产信息披露的完整真实准确性负有无过错责任,即无论其主观上是否故意,法律上都负有信披义务的全部责任;宁波东力涉案高管在职责范围内未履行勤勉尽责义务,也对违法行为发生负有一定责任。至于与该案相关的券商、会计师事务所、评估机构等证券服务机构是否需要承担民事责任,仍有待监管部门的权威认定。

吴立骏律师提示,根据证券法和相关司法解释,在2016年6月30日至2018年7月1日间买入宁波东力,且2018年7月1日收盘仍有持股而产生浮亏的投资者,可在追寻证券胜诉网或众维515网站提交姓名电话股票数量报名索赔,在处罚决定下达后发起证券虚假陈述民事索赔诉讼。视案件审理情况,不排除将其他涉案责任主体与上市公司一起列为共同被告。

值得欣慰的是,2020年7月9日,宁波东力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2200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500%,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司法机关追缴并注销公司股份增加净利润。这也导致公司股价已经收出连续5个涨停,较历史低点已实现翻倍上涨。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网)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